莫大毛


记得还很小的时候,我的兄长介绍我许冠杰的一首歌(揾嘢做),并跟我解释歌词的含义,印象深刻。歌词讲述的一个名叫莫大毛的奋斗史,并同样教自己的孩子。

我以前遇过好一些年轻人,常常做着一夜至富的梦。有梦想是好的。但那应该是一个目标,而自己应当努力地实现梦想。而不是等着梦想自己从天而降。

气功


首先,我不是权威。以下纯属个人看法。

问:我可以练气功吗?
前言:我之前看到了Jimmy Akin 所写的,关于St Thomas Aquinas 对于occult (hidden thing) 的看法。Jimmy Akin也总结了成图案。
而之后,我又听了Jimmy Akin 关于“针灸”的解说 。简单来说,针灸的效果,大部分是夸大其词,并且没有科学根据*的。而且中医中的阴阳五行之气无法归类于四种已知的 fundamental force。即 gravity、electromagnetism、strong 及 weak nuclear force。
*何谓科学根据?就是可以用科学的方式来实验的。包括可重复实验、随机抽样(random sampling)、显著性差异(statistical significance)等。详细请参考统计学。
答:看怎么练,是否参杂了相反天主教教义的元素。

问:针灸跟练气功有什么关系?
答:气功跟黄老之学和岐黄之术(中医)有关。而黄老之学则跟道家思想(Taoist Philosophy)有关。而道家思想则跟道教(Taoist Religion)有关。而练气功,一般都会“意守丹田”。意守丹田,则是炼内丹。炼丹,在西方类似的思想,即是炼金,即炼金术(Alchemy)。而炼金玩意儿,可以说是化学(Chemistry)的前身。化学是科学,而炼金则不科学。
同样,针灸的一些所谓的效果,并无法用科学验证,如帕金森的治疗。而针灸的一些功效,如纾解疼痛,则是被认可的。可参阅这里

问:若针灸无显著性的效果,哪中医是否也无效?
我说:中医的范围很广,包含中药、阴阳五行之气,更是牵涉到日常生活饮食。我个人认为,不能说全部无效。而为何一些中药有效?那是因为中药基本上是取自自然界,如草药之类的。在加上人体的自我修复能力,如 wound-healing,因此中药可以间接地有效治疗。
而且中医一般都是以调理为主,而调理更是需要改变生活习惯,如不可吃鸡肉、鸡蛋等。因此,中医的治疗是各方面的,很难用科学方式来研究。
而西医的药物,基本上是化学产品,自然药效更高,可以验证。但毕竟是化学产品,过量则对人体有害。

问:中医和道家思想的阴阳五行,基督徒是否可接纳?
我说:阴阳五行之说范围广大,因此我不能广义地回答。先说“阴阳”。天主创造天地,日月星辰,我个人认为,自然界中日月最为奥妙。天上有日月交替,两仪生四象,论时,则为四季:春夏秋冬。周而复始。而人有男女。男人则像太阳,女人则像月亮,尤其是生理上的。因此我个人认为“阴阳”是可接纳的,因为它是自然的。
而五行中的金水木火土,则比较复杂。金水木火土也是一种归类法,而跟西方的四元素(风、火、水、地)有差别。为何是金、水、木、火、土?我个人认为,主要原因是因为古时华夏是以农为生,自然就接触到金水木火土,并从中发现到相生相克的关系。无论相生或相克,都能形成一个圆,而这思想也符合了佛家的轮回。为何五行能够形成相生相克的关系?主要原因是五角形本质,每个点都相连,就成了五行的相生相克(内在是五角星,外在是一个圆)。
当有了五行的归类法,就将各种各样的东西以五行归类。包括四季被硬生生地加入“长夏”。五颗肉眼可见的行星,也同样被命名。人的脏腑、五官等,都用五行归类。而荒谬的是,八卦方位也用五行归类。
正是如此,中医“易学难精”。易学,因为有简单的归类法,阴阳五行。难精,因为多数的概念属于伪科学,所以才“因人而异”。
答:阴阳可以接纳,归类法可以接纳,但过分地相信五行之说,则不可接纳。

再问:哪基督徒可否练气功?
前言:首先,必须了解气功是怎样的。气功首先是无法科学验证的,属于伪科学。而且很多文献都没有权威。但本人非常在意金庸先生所描述的,

突然间眼前似见一片光明,四肢百骸,处处是气。

《神雕侠侣》——东邪门人

这个“眼前似见一片光明”,跟我1998年的时候所参加的天主教的少年的生活营,在 Taize 祈祷会的时候所体验到的有些类似。而我的已故挚友所跟我描述的他的个人感觉(不是在 Taize 祈祷会的时候),跟我所体验的非常相似。我的故友形容,“感觉背后有人将衣服拉起来(掀起)”。而根据我的考察,这感觉应该就是气冲督脉。可惜的是,我找不到相关文献,也找不到天主教的文献。
但可以找到关于冥想及看见光明的相关研究

我说:必须先问,练气功的目的是什么?是为了好的(如健康、心平气静),还是坏的(追求感官的体验,或是相信虚无缥缈的能力,如“六神通”)?

接着问,用什么方法练气功?

练气功,基本上就是呼吸法和让思绪平静。而要思绪平静,可以通过冥想。冥想,和基督教的默想(meditation)是不同的。冥想是属于单向的(monologue),而基督教的默想是属于双向的(dialogue)(参考这里)。因为东方的思想,实际上是泛神论(pantheism)。因此,若用东方的冥想来练气功,如“意守丹田”(炼内丹)、瑜伽冥想、冥想 Chakra等,论神修而言,是非常危险的。因为这类的练法,其目的和原理都是不符合天主教教义。

同样,如果锻炼身体的柔韧性,如练瑜伽的动作,其目的和方式,将决定是否可以被接纳。若目的纯粹是为了健康,而不冥想一些怪力乱神的东西,则可以被接纳。

西藏有一种冥想,Tummo,是能够提升自身的体温的,并有相关研究。因此,呼吸的方法和应用自己的意志(注意力),是能够让人的身体产生变化的。

还有,我个人认为,“意守丹田”也可以是被接纳的。何谓“意守”?意守,就是注意(attention),并守住。就如当我们看着手掌时,我们就将注意力放在手掌上。若闭上眼睛,我们还是可以将注意力放在手掌上,注意手掌心的感觉,亦即触觉。同样,“意守丹田”,就是将注意力放在腹部。

为何是注意腹部?正如“丹田坐姿”所提到的,正确的坐姿需要调整到“下腹某处会用力”。因此,练气功、静坐,若要保持良好的姿势而注意腹部,则是正常的。

但又必须注意,坐姿如“跏趺坐”,若目的是为了坐姿本身(坐得稳),是可以接纳的。但佛家的“七支坐”(七支坐包含了跏趺坐),因为有结手印,其意义不符合天主教教义,所以是不可接纳的。在瑜伽中,有很多手印,这些都不应该被接纳的,因为其目的不符合天主教教义。天主教礼仪和祈祷中,也有一些手势,如划十字圣号时,拇指和食指形成个十字,又或是拇指、食指、中指三指合在一起,表示天主圣三,这些才是天主教徒当做的。同样,念咒是绝对不行的,若把祷文当成咒语来念,那是错误的思想。

为何是注意腹部?因为腹式呼吸法(diaphragmatic breathing)是最理想的。

另外,若练气功不只是为了健康养生,而希望长生不老,或是永恒的生命,那就不能被接纳。因为只有天主才是生命的泉源。其它的方法,都是骗人的。同样,你追求智慧是好的,但你追求智慧是为了做坏事,那就另当别论。你追求智慧是好,但为了得到智慧而丧尽天良,那是错误的。

道家思想和中医,都认为人是一个小宇宙(但我找不到直接的出处)。中国古代就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算法。如《周髀算经》说:“一歲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”。而《素问・气穴论篇》说:“气穴三百六十五,以应一岁”。犹太人也有类似的思想,即人的身体代表着宇宙。天主创造天地。天,属于精神的(spiritual);地,属于物质的(corporeal)。而人,具有灵魂和肉体,即包含两者(CCC 279)。因此,人不难观察到人和宇宙、自然、天地的关系。

总结:我可以为了健康,而练气功,即调整呼吸,让自己心平气静。但必须避开那此不符合天主教教义的元素。而对于那些不可知的,即科学目前无法验证的,就应当小心。“你們無論作什麼,在言語上或在行為上,一切都該因主耶穌的名而作,藉著他感謝天主聖父”(Col 3:17)。练气功,是属于肉身的,就算救了肉身,也救不了灵魂。人不应当沉迷于肉身的功效,而应当追求天上的事。

我的“走路哲学”


因为行动管制令的关系,在家的时间变多了。所以就研究了一个,由改善法而改变成的,我称之为“走路哲学”。目前我应用在“俯卧撑”上,毕竟我不是个健壮的人,而且工作的关系,基本上常常坐着。所以需要运动,才能保持健康。

“改善法”讲求的是不断改善。而这视频所说的,则是每天用一点时间来改善自己,如一分钟(One-minute principle)。

而我的“走路哲学”的中心思想则是,“习以为常”,又或是“习惯成自然”。

正如我们(健康的人)每天都会走路,但我们不会去计算究竟走了多少步。因为,走路是一件习以为常的动作。而学走路,则是小孩自己慢慢学习。要学跑,就要先会走循序渐进由浅入深。而一个人如果要能做到日行千里,那不可能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,必须通过锻炼。而当一个人真的有本事能够日行千里的时候,你认为他有可能会因为多走一步,或多走十步,而感到累吗?不会。正如数学中的,若 n 是个非常大的数目,那 n + 1 ≈ n。

以上,若应用在健康锻炼上,就能够达到非常的效果。千万不要相信那些动漫所说的,什么“锻练到极限,才能超越自己”,那都是骗人的。而且你不是超人,不可能有超人的意志坚持极限锻炼。

个人经验

本人很弱,容易累。俯卧撑最多也只能够做到二十次,就很累了(就是弱鸡一个)。而每天都要锻炼的话,想着都觉得累。因此我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,若我每天都做最少的俯卧撑,那我就不觉得累。既然我不觉得累,自然就可以每天做俯卧撑。有运动好过没运动不求大量运动,只求少量运动。而当我日复一日地做 n 个俯卧撑,直到习以为常,那时我才增加 1 个,必须是不会觉得累。以此类推,慢慢地我就能够超过我的极限(20次)。

而事实正是如此。现在的我,做俯卧撑20多次也不觉得累。最重要的就是,“习以为常”。

总结

走路哲学:就像走路一样,平常地运动,平常的运动,不应因多走一步而疲惫。循序渐进,由浅入深。日复一日,不断重复,直至习以为常。

聊游戏:《刀神》


这几天玩着《刀神・侍道外传》。也看到了网上的正面和负面的评论。但个人觉得,这游戏非常不错,耐人寻味。虽然本人也非常喜欢《死亡细胞》,但《死亡细胞》没有能让我想要写评论的冲动。

《刀神》(Katana Kami)是 rogue-like 游戏,包括《死亡细胞》也是。就是地图是自动生成的,每次的地图都未必一样。所以可算是充满惊喜的。但这类游戏的难度就是,主角升级并不是持续的。若要从第一层开始打起,就一定是等级一开始。因此有些玩家不习惯。当人,本人是游戏菜鸟,自然用本人写的记忆编写器来玩,毕竟时间宝贵。

这游戏可以分成三个阶段来玩。第一阶段,还债。主角为了救女主,就必须想办法赚钱还债。当债务还完时,女主就被赎回来了,就有了通关画面。但这只是第一阶段。第二阶段,是要结婚。要结婚需要达到两个条件,即预备聘礼(很贵的),和找传说中的“睦又大刀”。

这游戏是偏幽默的。所以很多地方会整蛊玩家。找那把“睦又大刀”,就是非常地混蛋的。必须带女主一起闯关,因为女主能够认刀。“睦又大刀”和一大堆的废刀在剑冢(剑之间)之中。如果没有带女主一起,就必须带女主再从第一层到第三十层,再打一遍,是非常痛苦的过程。

结婚成功了之后,就开放了所有功能,其中包括九十九层的新挑战。那九十九层才是真正的痛苦。到第九十九层的时候,就会得到一个奖励,即用“无限炉”来将刀的铸造剩余次数重置。重置后,就可以将刀的锐利度或耐久度再继续升级。但“无限炉”一次只能重置一把刀。所以,继续打吧。

游戏的第三阶段,就是调查女主和她爹的故事。这是最麻烦的。因为必须跟NPC对话。并且三方势力没有开战,或是关系紧张。若关系紧张,就必须想办法让他们开战。开战后几天,就会恢复平静。那就可以触发剧情。

但可惜的是,没有交代神秘人的故事。不知道是不是还有隐藏的剧情,或是要等DLC。

又闲聊时事


这前我说过,我所在的州属若要强盛,那就要:(一)人民团结、(二)强大的经济、(三)有一定的防卫能力。但这次的新冠肺炎事件,可以看得出,想要强盛可是非常艰难的。

第一,在物资上,无法有效地分配。

第二,医疗效率非常不理想。

第三,只极力推崇一个电子钱包。这是阻碍科技发展,并且多项科技发展计划都是由同一间科技公司承包。没有竞争,没有进步。

在科技及医疗方面,明显地跟不上时代。领导人办事不透明,分配物资有不公平的现象,且在这个节骨眼还有人要分党分派。

若想要国际化,就是痴人说梦。


人老腳先衰,树枯根先竭。

现代的人的生活,坐姿比较多。如则用坐的、工作长时间都在坐着、驾驶也是坐着。因而少走动,身体极其不健康。

除了不健康,就是脚部的肌肉也变得不那么发达。所以“蹲”,则变成了生活中极少的一个姿势。几乎只有那些网红才去健身房深蹲,然后拍照供人欣赏(不知所谓)。

当你的脚部没有力,自然就不常蹲。这就导致了一个致命的动作,即弯腰拿重物。弯腰不致命,但加上拿重物,那就另当别论。因为拿起来时,你用的是脊背的力,而承受不了那个力度,就造成闪到腰。

之前我看到一本书,关于什么“太极蹲”和“八卦蹲”的。基本上我是没听过。但是全书都在说蹲的好处。

的确,现在的人缺少了蹲的姿势。是时候把蹲变成一种习惯,就是尽量把弯腰的姿势换成蹲的姿势。

艰难的抉择


因为新冠病毒的关系,我的国家执行了“行动限制令”。但身为基督徒,有义务参与主日弥撒。而且基督徒应当知道,有意不参与主日弥撒是大罪。那接下来就有以下的问题。

首先,我所属的总教区已指示,弥撒礼仪将暂停,并且教友豁免参与弥撒的义务。但,我所属的教区并没有下达如此的指示。由于我所在的地方是属于教区,而非直接在总教区之下,因此,我应当服从我所属的教区,而非总教区。

那另一个问题就是,若我的教区继续主持主日弥撒,并且没有明示主日弥撒的豁免,哪我该听从哪个?国家还是教区?当然,身为基督徒都知道,人应听从天主。但国家的“行动限制令”,并非刻意阻碍基督徒参与主日弥撒的义务,而是为了解决疫情的问题。毕竟新冠病毒难以控制,因为它的潜伏期可以到十四天之久。而在这期间,身上带有病毒的人若不自我隔离,就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散播病毒。这就是为何国家需要执行十四天的“行动限制令”,以便在不知道谁是带病毒者的情况下,尽量不要与任何人接触。

因此,“行动限制令”是为了大众的利益,而参与主日弥撒是为了灵魂的利益。而在这种情况下,若教区没有给予明确的指示,则会让教友为难,因为两件事情是相对的。若参与弥撒,将有可能散播病毒;若不参与弥撒,则是大罪。

庆幸的是,教区虽然慢,但还是告知了教友关于弥撒义务的豁免。

纵然我们有信仰,但我们不应当以这种情况来试炼我们的信仰。因为这并非一种迫害,而是为了众人的利益。

治愈系动物

Wombat

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很喜欢熊猫。觉得很特别,很可爱,甚至傻到我相信隔壁座的女同学说,她可以送我一只熊猫。

后来我记得我想要小狗(还是小猫,忘了)。反正我娘是不肯的。她说,养小动物,死掉的时候是最不能接受的。我娘甚至是她小时候养鸡养鸭,都不舍得杀来吃。毕竟我娘是性情中人。

但是啊,奇怪的是,人看到小动物,尤其是哺乳类,像小猫小狗啊,眼睛大大粒的,都会觉得可爱。真正觉得可爱的,应该是婴儿,但不知为何某些动物的某些特征,还是会让人类觉得可爱。

以下是我最近收集的“不普遍”治愈系动物。

袋熊(wombat)。我以前以为袋熊就是无尾熊(koala)。后来才发现原来不一样。然后还看到一篇有趣的新闻,说袋熊是英雄

Quokka。澳洲的动物果真是无奇不有。上网搜索这关键词,就会看到很多它在笑的照片。Quokka 和 wallaby 是不一样的。

Photo by Mark Stoop on Unsplash

Sea otter 海獭。不是水獭。两种不一样。

祈祷与祈求


根据天主教教理,“祈禱是舉心嚮往天主,或者向天主求適合的恩惠”(CCC 2559)。祈祷,即 prayer。祈求,即 petition,或求恩,“求恩的祈禱是以請求寬恕、尋求天國、以及一切真正的需要作為目標”(CCC 2646)。

但往往人所求的,只是自己所想要的。“你們求而不得,是因為你們求的不當,想要浪費在你們的淫樂中”(雅4:3)。

哪我问,我应当如何祈求?

主说,“你們的父,在你們求他以前,已知道你們需要什麼”(玛6:8)。“你們不要憂慮說:我們吃什麼,喝什麼,穿什麼?[…]你們的天父原曉得你們需要這一切。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,這一切自會加給你們。”(玛6:31-33)。

且主也说,“你們求,必要給你們;你們找,必要找著;你們敲,必要給你們開。因為凡求的,就必得到;找的,就必找到;敲的,就必給他開。你們中間那有為父親的,兒子向他求餅,反而給他石頭呢?或是求魚,反將蛇當魚給他呢?或者求雞蛋,反將蝎子給他呢?你們縱然不善,尚且知道把好東西給你們的兒女,何況在天之父,有不更將聖神賜與求他的人嗎?”(路11:9-13)

主也说,“你們祈禱,不論求什麼,祗要你們相信必得,必給你們成就”(谷11:24)。就如伯多禄在水面上行走,但却因为风势而害怕,然后下沉,主就对他说:“小信德的人哪!你為什麼懷疑?”(玛14:31)

主又说,“你們若因我的名向我求甚麼,我必要踐行”(若14:14)。“你們如果住在我內,而我的話也存在你們內,如此,你們願意甚麼,求罷!必給你們成就”(若15:7)。“求罷!必會得到,好使你們的喜樂得以圓滿”(若16:24)。

但主在山园祈祷的时候,说,“父啊!你如果願意,請給我免去這杯罷!但不要隨我的意願,惟照你的意願成就罷!”(路22:42)

因此,我得到的答案是,我们祈求,不要为自己的淫乐,而当求天主的国,如撒罗满求智慧,是为了统治天主的百姓(列上3:9)。祈求时,必须有信德。求,好使我们的喜乐得以圆满。祈求时,不要灰心,当像那寡妇和不义判官的比喻一样(路18);且要谦卑,如法利赛人和税吏的比喻一样(路18)。祈求时,应当先宽恕得罪我们的人,“若你們有什麼怨人的事,就寬恕罷!好叫你們在天之父,也寬恕你們的過犯”(谷11:25)。

不要认为自己有信德,所求的就能立即实现,天主不是自动售货机(vending machine)。并且“不可試探上主,你的天主”(路4:12)。

不要想,不认识天主的人,可以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。你既然是天主的人,就应当以基督徒的方式而生活,就当寻求天主的国。

不要想,为何你求的,纵然不是为了自己的淫乐,但还是得不到。应当知道,“上主的所行所為,在我們眼中神妙莫測”(咏118:23)。

游戏


人发明游戏,就是因为无聊。如同音乐,游戏就是要“有趣”。而要“有趣”,就必须有“不可知”,但又要有“可预知性”。这样的话,就可以有千变万化,但又有秩序。而要做到“不可知”同时又“可预知”,就必须有规则,在音乐上则是规律。若音乐没有规律,则变成噪音。

体坛运动有时亦称为 game,即游戏。其中就有规则,且又不可知。尤其是足球、篮球、羽球这些球类的运动,因为比赛时有对手,从而形成了不可知的因素,但又因为有规则,就能适当地预知对手的动作。这就是所谓游戏。

另一种不可知因素,可以以“随机”来达成。这可以由掷骰子,甚至是洗牌。这就是为何小赌怡情。麻将、扑克牌等赌博类的游戏,就是充满着随机性,但又有规则。玩家必须要窥视机率,如“顺”比“对”的机率一般来得高,做平胡容易过对对胡。这也是为何 Full House 比烂牌的赔率高。因为机率越底的牌型,赔率就越高。

其它游戏,如棋类游戏:中国象棋、西洋棋、围棋等,就如体坛运动,必须要有对手。而娱乐性棋盘类游戏,如大富翁、飞机棋、“老蛇棋”,就包含着骰子所带来的随机性。另外还有很多卡牌游戏,如UNO,都有自己的规则。传闻“龙与地下城”(Dungeons and Dragons)更是一种极其复杂的游戏,而且是所有日式 RPG 和美式 RPG 的鼻祖。

以上所提到的,都是不需要科技电脑就能完成的游戏。而随着人类科技的演变,现在都以电脑游戏来完成“不可知”的条件。在电脑的帮助下,随机是非常容易的。各种各样的赌博类游戏都可以编程。而棋类游戏,更是动用了人工智能的运算,甚至是机械学习(Machine Learning)中的深度学习(Deep Learning)。这样的话,与电脑对战,就无法察觉电脑的攻略套路,因为电脑未必只应用一种规律与玩家对战。

以电脑的随机,就可以制作各式各样的谜题,如数独的谜题,三消游戏和 Tetris 的掉落物,甚至是 rogue-like 游戏的迷宫。这类的游戏,没有电脑的帮助下,若以人为手动的方式制作,是没有效率的。尤其是数独,出题难。

总而言之,若是无聊,人只要有个随机物件,如骰子和卡牌,就可以衍生各种各样的游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