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主(2)


民主不应只是一种行动,也应当是一种思想。我的国家终于在这一届的大选,在野党成功地打败执政党,成立了新的政府。

但是,我个人认为,如果人民本身的思想没有改变,基本上也不会有多大的变化。很多百姓认为现在已经是胜利了,因为邪恶势力已经被打败,且认为这就是民主。但我个人认为,这只是一种错觉(参考前篇)。现在如果谁敢质问新的执政党,便会遭到支持者的抨击,甚至是网络霸凌,这种现象哪称得上是民主。当你要求自由言论的时候,却不允许它党的支持者发表言论,那何来的公平?

据我所见,我的国家离真正的民主还有很遥远的距离。

Advertisements

百姓老板论


这两天,我的国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。接下来的日子是60年都不曾发生过的未知数。因为前执政党曾经是无敌的,但如今被新首相(即前前首相)击破,创造了全国性的神话,结束了过去的政府。

哪,让我来聊聊“百姓”这话题吧。我也是百姓。所以思考百姓的角色。我就先谈基督徒都了解的圣经历史。因为我有时会想,我如果活在耶稣的时代,我是怎样的角色。耶稣受苦难的时候,我又做什么?非常易懂的,我是不可能比任何一个宗徒更虔诚,不可能比伯多录更爱主。而最可能的角色就是跑龙套、NPC、老百姓了。耶稣荣进耶路撒冷的时候,百姓高声欢呼他的到来,视他为以色列的君王。而之后,当他被出卖,被司祭长审问,甚至到彼拉多审判时,百姓的态度竟然一百八十度转变。而且,竟然跟着起哄说宁愿要杀人犯巴辣巴,而要耶稣受到被钉十字架的审判。这,就是百姓,名不见经传的百姓。而我相信,如果我在那个时代,我也是其中一人。

说回百姓老板论。在当年的政治海啸,505换政府的口号时,就经常出现一种话题,就是:百姓是老板,被选出来的议员就是员工。老板有权力换员工,这就是民主。而这个观点一直沿用到现在。但本人的看法则稍微不同。

百姓为老板,这就是在我家乡所看到的一般现象。在我家乡,看到人说都会称呼“老板,老板”的。就好像问候一样。因为被称呼老板后,就会自我感觉良好。那之后是什么,打好关系嘛。毕竟生意利益最重要。嘴巴甜一点,生意好做。举个最切确的例子,就是当女性买化妆品时最常遇到的现象就是,销售员会告诉你,你还差多少块钱,就可以买这个那个,很划算的。如果你下次分开买的话,原价是多少多少,就不划算了。而,我相信一般人会觉得,如果我现在买,就赚到了,而下次买就亏了。所以,我就买了,反正有用。试问,究竟是谁赚到了?当然,可以想成是双方都得到利益,何乐而不为。而我却不以为然。因为后来买的产品,并非你的初衷,而销售员的目的,就是卖越多越好。所以,你赚的,是不可能比销售员赚到得多。简单来讲,其实你只是被牵着鼻子走,而没有发现,而且还认为自己赚到了,聪明得很。

这就是百姓的性质。人云亦云。NPC(non-playable character)。而我本人大概就是认识到自己只是个NPC的NPC。

大选将至


心血来潮,想写这篇。反正会看我部落格的人不多,有缘人才会看。但我还是必须尽量低调,因为我的家乡有很多没什么文化的人,我走出去怕会被人打。

话说,我的国家将要选举,俗称大选。这时,会看到很多专家在咖啡店分析。也会看到很多五年才露几次面的政治人物,还有些像明星那样的政治人物,适合当演员的那种,一次过不会 NG 的精湛演技。

其实嘛,本人对当今的政府有诸多不满。由其是贪污腐败、裙带关系方面。而也就是为何,我的国家会变成人才外流。但是!!当我看到反对党的作为时,我真的是瞠目结舌。因为目前反对党的所推举的大领导人,是前前首相,简称“敦马”。我相信,当“敦马”还是首相的时候,反对党绝对有抨击过他。但如今,反对党为了得到政权,竟然可以把“敦马”神话化。还说“给他个赎罪的机会”。哇呜!真是“好单纯,好不做作”,“好棒棒”呢。

想当年,三大反对党合作,成为一个大党,我还以为真的会有变天的能耐。但是,“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”,乌合之众,各怀鬼胎,不出所料,如今有一个党退出了。

这些就算了。其实最让我厌恶的,就是有好多的反对党支持者,非常低俗、没文化、野蛮、缺乏函养。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,物以类聚。党领导一天到晚三字经,经常煽动人民的情绪。而那些支持者咧,多数是脸书的用户,基本上最喜欢道听途说,随便乱发假新闻。(这就是我为何不喜欢脸书,更喜欢 Reddit 多一些。)脸书的用户,人品很差的。在脸书上说不过人就谩骂、叫嚣、诅咒对方祖宗十八代,甚至是子子孙孙,然后举报对方,不然就要人肉搜索。(所以我怕怕。)虽然本人也非常厌恶那些脑残的议员或是部长之类的,但是流氓文化,不符合我的情操。

以下是我个人分析的。为何反对党支持者的态度多数如此恶劣?因为基本上,这些人的生活非常不如意。比如找不到好的工作,赚不到像议员们那么多钱,不能成为财团大老板,不能随时换车。反正,就是不如意就对了。所以就厌恶那些有钱人。大概是嫉妒吧。所以才要反对,希望平等。嘛。我不知道为何找不到好的工作啦。但是,如果我是老板的话,我也不会请那些态度恶劣的人工作的。大概就是本身态度恶劣,所以人生才变得不如意吧。

再说回反对党。我的评价是,要输也要输得有骨气,要赢也要赢得有情操。而如今,为了赢得政权,却高举自己以前的政敌。那不就是等于承认自己以前是错的吗?那以后也会承认自己现在是错的啰?

最后,我还要说说那些非常虔诚的基督徒。我自己也是基督徒。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有读圣经的。“并为众君王和一切有权位的人,为叫我们能以全心的虔敬和端庄,度宁静平安的生活。” (1 Tim 2:2 )圣经从来没有教你要反对当权者。而且主说,要爱你的敌人。如果应当反对当权者的话,那主就不至于被钉死了。当然,我并不是说,就一定要支持执政党。竟然有民主的制度,就投下你手中神圣的一票。

“你们贪恋,若得不到,于是便要凶杀;你们嫉妒,若不能获得,于是就要争斗,起来交战。你们得不到,是因为你们不求;你们求而不得,是因为你们求的不当,想要浪费在你们的淫乐中。”(James 4:2-3)

感“恩”?


也许是我愚昧,但我真的是不知道“感恩政府”是什么东西。爱国我懂。尊敬国家领导人我也懂。纳税我也懂。甚至是,感“谢”政府我也能接受。但感恩政府,是什么东西啊?

感恩与感谢有差别吧。就像英文的 grateful 和 thankful 。对我有恩的,我才能感恩。像父母对子女的养育之恩。而感谢,则是比较普遍的,解决了我的问题,因而我感谢,并说声谢谢之类的。如,你帮我开门,我感谢你,所以我说生谢谢。但你不开门,我自己也能开。但如果你是我付钱请来的招待员,这更提不上感恩吧?

而且,政府是由政党而成立的。而在一个民主的国家,执政党则是由人民投票选出来的。另外,人民的缴税也是政府的其中一个收入,政府才能提供基本设施、发展国家、为人民服务等。因此,人民与政府是息息相关的。而那些政治领袖的说辞,好像弄反了。被投选出来的政治领袖才应该要感恩吧。因为感恩,所以尽力为民服务,不负众望。而就算被投选出来的政治领袖不懂得感恩,为民服务也是他们的工作吧。

所以,这究竟是什么世道?难道在这个民主的国家,我们要说:“谢主隆恩”?

免礼……

邪恶的手游


电玩里,大概手游是最邪恶的了。手机本身可以随处携带。而且若能上网,更是可以随时按装游戏。免费游戏更是多到不可胜数。而说到手游的本质,基本上就是坑钱。游戏本身跟本就没什么可玩性。就精致的画面,性感的画工,不断升级,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故事也是无聊至极。

而有一款游戏,Tap Titan,就把所有的手游简化到极致。玩家就不停地点击触屏来打怪升级,就没有其它意义了。就跟小时候拿着计算机按1+1,然后不停地按=,如出一辙。之后也有好几款类似的游戏。

当玩家耐性不足的时候,若有钱,就开始买道具,升级地更快,打怪更轻松。然后看看世界排行版,看看自己排名多少而得到一丝丝的成就感。所以,坑钱,因为难度就是不断地升级。如果不花钱,那你就是拿生命来耗。所以,手游基本就是有钱人的虚荣物品。而穷人,只是手游的奴隶。

手游的操作感,有着非常恶劣的 usability design。因为是手机,没有任何手感,只有触屏。虽然有些游戏运用了 accelerometer 来操控游戏,但还是不实际。因为摇动手机,荧幕也跟着移动。虽然也有虚拟摇杆的设计,但华而不实。玩久了就手指僵硬。

现在很多出名的游戏都往手游发展,比如《最终幻想》。毕竟,更容易赚钱。因为 PS4 不是人人都有能力购买。手机则普遍上都比较有能力购买。而且,有些父母还会送孩子们一人一台手机(好处:别来烦我,玩你的手机去)。当然,既然没有钱买 PS4,就大概不是高收入族群。自然玩手游也不一定要花钱。但制作方还是有的赚,即广告费。玩免费的游戏,玩家以为自己赚到了。然而,亏损的就是自己的时间,和一些各人资料。(也许有人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贵重的资料。但在现在的大数据科技时代,所有的资料都是有用的。)这世上是没有白吃的午餐的。你不还钱,那你就是被试验者。你体验游戏时,游戏制作公司则在实验着你和它的游戏,为了让真正的消费者能玩到更高品质的游戏。

而以前的游戏,如 DOS 的经典游戏,因为没有网络功能,卖点就是游戏的本质了。因此,画面、音乐、故事、游戏操作,都是重要的因素。现在的科技,开发一个产品充满着不知因素,所以才需要 Minimum Viable Product 来确认自己的产品是否在正轨上。而且需要能够赚钱,才能制作更完善的产品。所以,你所玩的游戏都不会是一个完美的产品。但最令我不满的,就是游戏的故事和游玩的过程。基本上那些免费的手游,要不就故事无聊,就或是进度艰难。除了花钱和花很多很多的时间,基本你的角色是无法升级的。

慎选日常活动


我算是个精打细算的人。经常衡量最有效率的东西,我称之为 optimal life。就是,若可能,就以最少的付出,而得到最大的回报。当然不是指那种厚颜无耻、一毛不拔无赖般的生活。而是,减少不必要的浪费。是那种可以计算的。

比如,工作一小时可以赚 10 块钱。做两小时赚 20 块钱。如果做超时反而少过 10 块钱的话,基本上就亏本了。因为平均来说,每小时就少过 10 块钱了。

如果我把我多余的时间用在消遣上,那会是什么效果?如果适当地消遣,陶冶心情,能够让我继续工作,享受人生的变幻,那才是好的消遣。但如果那个消遣,让我沉迷,变得无法自拔,那就哀哉了。

以现在的科技时代来说,现在的人有太多消遣选择。而很多活动都能够刺激大脑,激发 dopamine,导致上瘾。比如看 YouTube、漫画、social network、网游、手游、电玩、甚至怪怪的网站等。因为人的好奇心,加上大量的“未知”讯息,所以一浏览就无法停止,无法自拔。当你在做这些网上活动的时候,当你在升级你的电玩角色的时候,别人则在升级着他们自己本人了。这就是为何一些家庭贫苦的人,比那些家庭富裕的人来得可靠、成熟。因为有钱家小孩子在玩乐的时候,贫穷家小孩子已经获得各种生活上的技能了。

简单来讲,就是慎选日常活动。如果一个活动,让你不能专心上课或工作,那就是问题了。(人生除了上课和工作,基本上就没有其它的了。可悲。)只要一沉迷,就应当立即停止。不然就像吸毒一样,无法自拔。理想的日常活动,是那够提升自己的能力的活动,如运动、读书等。

落后


近来老婆负责学院的毕业典礼。学院邀请了大人物。繁文缛节、劳师动众、劳民伤财。大人物吃的东西喝的水必须是与众不同。大人物的太太也是如此。就像皇帝皇后般的概念。典礼的前一天还派了个小分队先侦查场景,了解典礼的过程,为确保大人物当天不会不愉快。这小分队其中有一个就负责带稿,有一个就负责拿包。哦。她娘的。负责拿包很了不起吗?反正这小分队就是狐假虎威,狗眼看人低的令人恶心的高傲模样。

我的总结是,难怪国家如此落后。首都已经比邻国落后许多了,而这州属比首都还要落后很多。

虽然我所属的州属比其它州属来得天下太平,但发展真是堪忧。这落后,主要是人民思想的落后。和谐的地方,不代表可以不需要发展。发展得慢,就不能与时俱进。最后,国家就会越来越封建。人民要不就孤芳自赏。运气不好就哀鸿遍野。

落后的主要原因就是人民书读不高,见识不广,不求上进。就像电影里一样,官员来探访乡民,乡民非常欢迎,就说这官员有多好。但乡里的孩子读书读高了,去了国外了,见识广了,发觉自己的家乡其实很落后。觉得官员其实也没有发展自己的家乡,就偶尔来探访。觉得官员主要就是为自己做宣传。毕竟得民心者得天下。官员受人民爱戴,自然会继续被推选为人民代表。官员不需要榨取乡村的特产或直接从中谋取利益,只需要人民的爱戴就行了。那成为了人民代表后,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吧。

权力,就是贪污腐败、滥权舞弊、裙带关系的根源。以上所述就像金字塔般的结构。大人物高高在上,小人物就如蝼蚁一般。

而一个健全的社会,就像一个健全的人。人的每个肢体都有自己的工作,而且是非常有系统的。头脑有头脑的工作,不直接干涉到所有肢体。只负责下达指令为确保全身。头脑也无法直接得到所有的享受,因为头脑并非感知器官。所有的享受还是需要透过感知器官而来。

在软件工程来说,就是decentralization。简单的例子就是互联网。没有一个总站,没有一个中心系统。所以互联网的科技才能够如此迅速地发展。并且,每个网站都有自己的功能,没有一个是全能的网站。就算你说谷歌近乎万能,但它还是把它的功能区分开来,电邮有电邮的、照片有照片的、日历有日历的等。

而当一个系统,把所有的权力都归于一处时,问题就来了。人非圣贤。有人就会以各种名义滥用权力。当他抢走他人土地时,会说这是为了发展。无论做什么,都可以说是为民服务。

而往往受苦的,就是基层人士。他们往往处于被动的,任人宰割。

在这种环境和社会,除了通过自己的努力而出人头地,就无法脱离这种食物链。